個性的魅力

季節變遷,人事沉浮。在微涼的午後,靜靜地坐在室內,燃起一爐沉香屑。帕斯卡說人是一根會思考的蘆葦。一卷卷散發著濃濃墨香的典籍,在我脫髮醫生手中慢慢翻閱,時間仿佛走得很快,任思緒在不停地漂浮……“東 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”,過客達達的馬啼聲將我的思緒帶到春天漫步。這是一個怨婦的季節,溫飛卿、李煜、鄭愁予都曾在此揮灑筆墨。春雨的纏綿籠罩一川煙 草,為等待中的人更增添了幾許愁緒。也許怨婦們並不知道歸客…

続きを読む

朝搴之木蘭

在夜的懷抱中,我仰望星空,把星星的晶瑩寫進心扉,然後,靜靜地感受那份美。…… 好像,我收藏的是一種遠觀的美。海風拂過我的面頰,我聽見耳畔的低吟:遙望晶瑩,近觀纖瑕。 晶瑩的心,晶瑩的淚,晶瑩的江水…… 我把屈子說成是晶瑩的 Beauty Box 好唔好,遠觀他朝搴之木蘭,遠觀他夕攬州之宿莽。何為晶瑩?遠遠望去,他的赤子之心,那顆“來吾道夫先路也”的剔透之心。那,他的纖瑕呢?我寧願把他的纖瑕比作與…

続きを読む